凯发娱乐传媒

最给力利来老牌

当前位置: > 最给力利来老牌 >

小民农 敢愿能 难贵乱 ——在中银协城商行委员会兰州座谈会上发

2020年-02月-12日 05:43字体:
分享到:

  围绕服务实体经济,晋城银行准备了一个材料,已发在群里,与大家分享。在此不做赘述。下面,我就服务小民农、立足敢愿能、破解难贵乱这些政府操心、市场关注的行业共性问题,谈一些自己的认识、理解、看法和想法。

  小、民、农,说到底就是做草根客户。晋城银行坚定做草根银行的战略定位,始终着力把握了属于自己的小趋势,始终坚持了专业主义的思维、长期主义的思维。对城商行而言,就是要做自己应该做的,做自己能够做的。这是本分。按监管要求,就是要:回当本源、专注主业、经营下沉、服务本土。这道理很浅显明了,但要长期坚定、坚持,也很不容易。在这个过程中,有效发挥党的领导作用十分重要,以党建促治理、以党建促战略、以党建促文化,就是持续回答“谁来做、做什么、以怎样的精神状态来做”等根本性问题,从而确保了大方向大路子要对。党建是主心骨、定盘星,特别是在面对一些困难局势和复杂情况的时候,更是如此。

  一是持续对战略性产品和目标客户群做精准化细分。三个服务也好(服务地方、服务中小、服务市民),做草根银行也好,都还不够精准,细分化不够,不太好指挥打仗。同时客户需求本身也是不断变化的,客户体验也在不断翻新,同业竞争格局和相关的跨业竞争态势也在不断演变。所以持续的细分化定位十分必要。最近我在思考,对城商行来说,做主流中的尾部,做非主流中的头部,可能是一个比较现实的细分化定位方向。

  二是持续对风控、获客等战略目标的具体实现方式做探索。小、民、农本质是弱势金融,小民农弱质性和资金趋利性之间的矛盾,是客观存在,金融服务弱势人群弱势产业弱势区域也是世界性难题,所以需要探索。晋城银行提出要做社区型草根银行、做数据化零售银行、抓亲情服务、抓特色服务,是一个具体探索的方向和路径。我们常探讨一个问题:客户上网了,银行怎么办?需要一塑两化三提升:塑建大服务理念和工作格局,抓亲情化服务、特色化服务,提升个体服务能力、网点服务能力、线上服务能力。我们以雷锋为企业文化英雄、抓24小时RTS管道银行、抓摄影和婚庆等特色化服务、抓前沿客厅服务草根创业者,都是一些具体尝试,有些举措也收获了良好的品牌和口碑。

  立足敢、愿、能,就是要建立敢贷、愿贷、能贷的机制和氛围。这需要银行内部的努力,也需要外部支持和帮助。简要地说,敢,就是要撑撑腰,愿,就是要打打气,能,就是要赋点能。就外部支持,特别是从行业协会鼓与呼的角度,提出以下几点不成熟意见和建议:

  第一,尽职免责政策要做实。这样就可以让做贷款业务的个人无后顾之忧。是否尽职要看实质,不能只看留痕, 防止形式主义。标准、程序,最好有个更具体的操作指引,以便于操作。在尽职免责落地的实际运行中也有困惑,比如免责,如果尽职了,要免责究竟免的是什么责?有争议,不同的人理解不同。我理解,这个免责应当是免于处罚、免于问责,但出现不良的话,与绩效考核、延期支付薪酬的扣减还是要挂钩的。因为薪酬延期支付,就是为了应对风险滞后暴露,这一点不因尽职免责而改变。

  第二,风险容忍度政策要做实。这样就可以让机构无后顾之忧。监管评级、央行MPA评级、日常对机构评价(包括宏观日常性监管、微观日常性监管、行为监管、功能监管等),都要有所体现。应当尊重规律、防止浮夸,在设计风险容忍度指标时应防止以偏概全,不能以泰隆、台州、微众、网商、新网的成功来断言做中小微、做小民农风险就小,事实上这些只是个案,不代表所有。做弱势金融的风险是客观的,只靠市场化是不易解决好的,应当正视这一点,否则国家层面也不必要花这么大力气来抓这件事。

  “愿”的方面:首先内部激励约束机制要做好,包括“技术+人”,技术的方面有软技术、硬技术,人的方面有文化问题、绩效考评问题、资源配置问题,这些都要摆布好。在这个基础上,再争取外部政策支持:

  第一,优惠政策要落实。防止口惠而实不至。行业协会可帮助呼吁,进行必要的辅导。如税收优惠、坏账核销等。 在现实中,刚才宁夏银行也讲了,有些政策是和“两控两增”考核挂钩的,完不成,就不能享受。这非常不合理。一件事情按政策优惠的规定做了,就应该享受优惠政策,这和是否完成了总任务有啥关系呢?显然是一种形式主义、是一种乱作为。

  第二,考评指标要合理。要跳起来可摘到桃子。防止破罐子破摔,死猪不怕开水烫。反正也完不成,反正完不成也不能怎么样,那我就不完了。要防止这种情况。建议用“普惠金融指标”(小微、涉农、民企、扶贫、居民消费等一揽子指标)考核,各个小项可做监测分析评价。小微、涉农、民企,在统计时应清晰界定,不是一个维度,不能简单相加。再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是,不能仅仅看增量,也要看存量,量要实,质也要实。两增两控,就是户数增、余额增、控价格、控风险。考评本身不错,但过于机械了,就变成了形式主义,无法精准衡量实际工作的情况。

  第一,助力解决信息不对称。黑名单、共享、联合惩治机制,要硬化,防止囚徒困境(小和大的关系、左和右的关系不易处理,有些措施要列为必做,不能只是选做、可做可不做)。事实上在各种商业性合作的实际运作中,囚徒困境是比较普遍的。联合授信、征信,也要硬化,防止金融沙漠化(比如不查征信应视为违规,乱查征信、不按规定渠道查征信也可以列为违规,因为要防止侵犯个人稳私,对查征信发现放贷款银行超2家或3家多头贷款后仍然放贷的,也可以列为违规)。应防止多头授信、垒大户,打击恶性竞争。防止一个大户倒了、干倒一个区域内几乎所有金融机构的情形。

  第二,助力提升专业技术能力。市场上各种咨询、助贷、技术公司,五花八门,鱼龙混杂,易被忽悠。建议协会接轨世界银行、银监、央行等权威机构,对银行如何找合作方、如何合作,搞一个规范性引导,最好再能提供一些日常性答疑解惑服务。对“开放银行”、“跑街+跑数”等核心软技术方面,也最好有所概括,防止学泰隆、学微众、学桂林银行,都是一个人一个样儿,盲人摸象,不仅得不到精髓,还学丢了自己(这方面教训深刻)。

  最后再说一下化解“难、贵、乱”。融资难、融资贵,耳熟能详,我感觉,还有一个融资乱的问题,也非常值得关注,也需要一并化解、破解。

  “难”,、产业、区域融资难,本身是一个世界性、历史性难题 。要破解它,必须遵重规律,不能刮风。在破解融资难问题上要防止形式主义,片面压指标会导致数据造假,尤其值得关注。实事求是的、真抓实干的、接地气的、解决实际问题的,才是我们所需要的。而不是搞一堆花里胡梢的泡沫。

  第一,适度的“贵”,有利于缓解“难”。因为价格低了易被权贵人群寻租,结果反而给不到穷人。这在市场化转型过程中或者社会风气不那么清正的环境下,是一个普遍现象。资金可得性比价格更重要。二者相权取其重,在不可兼得的情况下,应优先解决融资难问题,再解决融资贵问题。

  第二,何为“贵”,要有个合理的参照系。高利贷不利,太低了也不行,不合成本,不利于银行积极性 ,不利于商业可持续。太左了,太机械了,商业行为就变成了慈善行为、政府行为。“贵”和“不贵”是相对的,也具有一定主观色彩,比如在正规银行贷不到款的,民间借贷一定会价格高,如果用略高于正规银行的价格为其放贷,从其感受而言一定是不贵的,这也就可以理解为解决了“融资贵”。如果一定要求低于基准、低于正规银行,可能就机械了,最终会走入死胡同。

  第一个,是贷款主体乱。民企座谈会一开,一些企业要挟银行、吃银行唐僧肉的情形开始发生了,有的民企在心态上发生了微妙的变化,原来正常结息的甚至也开始欠息了。有的甚至扬言“直融全还清,间融不还本、只还息”。在银企之间一些谈判中,由于信息不对称,银行往往处于劣势(从这个意义上讲,说“银行是”,有一定道理)。正如“产品创新的不确定性是确定的”(微众银行讲)一样,小微和民企老板具备企业家精神的不确定性也是确定的。你不能期望每个小企业主都是企业家,都有企业家精神,不能想当然。坏人、骗子、不行的人,还是不少的,贷款时需要甄别。决不能一窝蜂大干快上,一定要有所防范。

  晋城银行在抓内控、抓案防上,从制度的角度、人的角度、资金的角度,都抓的很认真,可能还有很多不足,但一直在持续改进、优化迭代。有两个小案例比较有说服力。一是反洗钱工作。在近期当地人行对2018反洗钱工作评估中,我行在55家金融机构中名列第一,而且是唯一的AA级单位。二是协同公安部门做好反诈骗工作。晋城市反欺诈中心于2016年9月23日成立,我行积极参与其中,“天朗计划”是公安部刑事侦查局、支付宝公司(阿里、蚂蚁金服)发起的,我行员工秦爱苗在2019年大会上荣获国务院打击治理电信网新型违法犯罪工作部际联席会议办公室颁发的“反电信网络诈骗优秀人物”,是全国十名获奖者之一。

  第二个,是舆论氛围乱。经济困难,企业不给力,不说企业经营不行,也不说金融生态不行,只是指责银行不给钱。这显然是一种偏见。银行顶不住,只好放放放,结果银行放下一大堆烂账,没人管了,监管还得问银行风控不力的责。这也是现实中很可能会发生的场景。应当尊重金融规律,服务实体和风险控制不可偏废。在强调服务实体经济时,应当区分好孩子、坏孩子,要优胜劣汰。盲目支持一大堆坏孩子,本质上是对实体经济的破坏。目前需警惕“银行背锅论”,金融承压可能真的很大,让银行背经济发展困难的锅,不够客观,也很可能事与愿违,走向良好愿望的反面。

  近几年关于银行业有不少舆论热点,比如“银行赚钱赚到不好意思论”、“小狗也能当行长论”、“银行是论”,有一定道理,也有很大片面性。目前在强调金融的政治属性,也有相当多的声音在担忧银行被背锅,这些都需要在舆论引导上加以注意。

  小民农 敢愿能 难贵乱 ——在中银协城商行委员会兰州座谈会上发言要点补记

  谢振山,性情中人,生于大槐树下,现居太行之巅。性淡定,喜凝思,痴迷文字,于奔波中寻找欢乐,弃安闲若草履。轻阿堵物,唯求衣食无忧坐拥书城足矣。细思量:进则兼济天下,退则独善其身,实为无可推卸亦无处可逃的宿命。

新闻分类

联系我们

地  址:这里是您的公司地址

电  话:XXXXXXXX

传  真:XXXXXXXX